首页>(修真)女主总是在逃跑>第38章 生离死别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8章 生离死别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不知从哪儿伸来一条藤条,裹住铜符,一路向里扯去。它扯得极快,不出一秒就到了一间石室。

  长安站稳脚步,就见一长相阴柔的男子,一脸喜色地盯着他们藏身的铜符。

  “果然是四方青龙,你很好,没有骗我。”那名男子哈哈笑了起来,他的眉心绘着一棵黑色的树形图案。他看向左边,对着一人说道:“我妖族向来守约,既然你帮我拿到了青龙铜符,那我就放你一条生路。”手一挥,将散落在那人身上的绿色光点收回体内。

  长安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就见狱冥站在一堆干瘪的魔修尸体当中,笑得道貌岸然。

  “多谢不杀之恩,不过,你是不是得先清理一下那里面的东西?”狱冥指着青龙铜符,向那男子说道。

  男子脸一沉,扯下腰间的白虎铜符与之并到一起。

  随着他的动作,长安只感到一股杀气当空而下,接着,便被姜澜扯出了铜符空间。

  “阴沉木,你如此行事,实在有违树妖本性,你若再枉造杀孽,迟早要遭天谴。”姜澜劈手夺过四方铜符,把长安拽到身后,用魔气将她从头到脚,裹得严严实实。

  阴沉木似乎有些怕他,被夺了宝贝也不敢去抢,反而后退了好几步,才冷哼道:“哼,我这是为了化形,何错之有,你不要多管闲事,这四方铜符就给你好了,你们现在赶紧滚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  阴沉木挥了挥手,打开了一条空间通道,接着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化出无数藤条,裹上狱冥的身体。

  他道:“好你个小贼,竟敢诓我与他为敌。”将树藤化为利钻,扎入狱冥的身体。

  可奇怪的是,狱冥竟不闪也不躲,任由他将自己的血液吸出。如此过了一小会儿,长安总算知道了他的用意——

  只听,阴沉木一声惨叫,接着砰得一下,将狱冥丢到墙上。他的几根藤条上面爬满了红色的条纹,像一圈圈紧箍咒一般,勒得他疼痛难忍:“傀儡血咒,你竟敢对我用傀儡血咒!”

  阴沉木凄厉地嘶吼起来,眉心的印记一点点变红。

  眼见着,整个印记都要被渲染成红色,他突然仰天长啸一声,将自己的藤条生生震断:“该死的贼人,我就是死,都不会做你的傀儡。”身化树形,朝狱冥扑将过去。

  狱冥桀桀怪笑了一声,突然对长安道:“长安,你是息壤吧,去和他斗上一斗,我倒要看看,他这上古之木究竟克不克得了你!”

  话音落下,阴沉木立刻调转了方向。

  他此时伤势极重,与其拼了命与这贼人同归于尽,倒不如先吞噬了息壤。要知道,息壤可是上古神物,于草木精怪更是大补,若能将她吞了,自己不仅能治好身上的伤,还能功力大增。届时,要与这贼人算账,又有何难?

  阴沉木这般想着,愈发加大了攻击的力道。

  虽然他十分忌惮姜澜,可息壤的诱惑太大,让他宁可得罪此人,也要搏上一搏。

  姜澜看见他的动作,眉目一沉,就想挡住攻击,可便在此时,狱冥突然攻了上来,他两个匕首舞得密不透风,招招都向姜澜的命门打去。

  “姜澜,你的对手是我!”

  狱冥虚晃一招,将匕首向空中抛去,接着双手一挥,召出无数傀儡。这些傀儡倒不怎么厉害,姜澜一掌就能把它拍成碎片,可胜在量多,也着实拖了不少时间。

  这一耽搁,藤条已裹上了长安的身体。

  阴沉木抓住长安,并没有着急下杀手,而是趁着这机会,打开一条通道,将长安带去了另一间石室。

  到了石室里头,阴沉木加大藤条的力道,想要将长安勒死。

  可长安哪会坐以待毙,她双手齐下,在藤条上画了两个爆破符。最后一笔画成,只听“砰”得一声,藤条寸寸炸裂。

  阴沉木疼得一颤,藤条扭动着,就把长安砸上了石壁。

  这一下,砸得她眼冒金星,好半晌才缓过劲来。

  “你竟敢!你竟敢!”阴沉木厉声叫了起来,躯干一抖,又是数根藤条冒了出来。它们的前端如刀尖般锋利,从四面八方包抄过去,犹如天罗地网,让长安顿感无策。

  她此时封印未解,画了那两张爆破符,便已把体内的符力消耗一空。她虽知道火克木,以符力引燃的火焰,更是克制阴沉木的利器,可苦于没有时间积蓄符力,到了这个地步,便已成了束手待缚之势。

  眼见着,就要被戳出无数个窟窿,长安突然发现,这阴沉木的根部似有血液在向上流动。

  莫非,这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