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穿越小能手和他的奇葩雇主们>第26章 结局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26章 结局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
  松开手的白寒又恢复了往日模样。仿佛刚才失态只是他一时错觉。

  宴时迁以秘宝遮掩神识,暗中打量。这就是白寒的洞府,竟与他昔日被关禁闭的山洞不远,外间是桌椅蒲团等甚为简单的布置,里间是一处精妙的聚灵阵。

  没有他人的气息让他心中一喜,很快冷静下来,那个人在哪里?莫非他猜错了?

  “受伤一事,且坐下细细说来。”

  “回禀师尊,三年前弟子被一处上古秘境卷进了浮云海,恰好遇上海上飓风和兽潮……”青年言辞诚恳,事无巨细地将前因后果一一说来。

  他金丹之后就察觉到自己身上的追踪符,白寒的气息让他日夜喜悦。而浮云海本就与外界完全隔绝,如今这般说辞更是仔细斟酌过。

  青年从浮云海身陷险境说起,不觉间又说到了万魔山之行,回神发现自己说的太多了,微微一笑,不再说话。气氛一时沉默。

  宴时迁的心悬了起来,饶是知道这番话毫无破绽,推衍不出差错,面对眼前人也依旧紧张。他身上带着妖族秘宝,用来伪装神魂及境界再好用不过,分神之下皆不可查,白寒如今跌了境界,他才敢冒这种险。

  白寒的情况也让他忧心,虽然面上看不出分毫差别,但从前白寒的气息深藏不露,宛如深不可测的大海,而如今跌到元婴后期,细看之下波动涤荡,却没有与人斗法受伤的痕迹。

  “我这里是此处灵脉的结心处,恰巧对滋养神魂有些好处…你且在此留几日,我再为你另寻他法…”声音清冷到不似关心。

  “多谢师尊。”青年起身要拜却被扶住了。

  “如今你道法有成,不必再苛于弟子礼。”

  青年笑了,眉眼灼灼,眸中流光闪动:“是。”

  宴时迁回山的消息,不出半日就传遍云岭。

  作为这几年的修真界新兴的传奇人物,风头正盛,回山一事再度成为热议话题。事件的中心人物却整日在忘归峰不出,都知道白寒喜静,好奇者再多也不敢真去寻他。

  宴时迁这几日表面在里间那处聚灵阵修炼,实则探查。白寒在外室打坐调息。两人互不相干。青年笑的眉目柔和,即使无话,依旧觉得心中安稳。因为知道你在很近的地方。

  可我还是发现了啊,虽然你做的很隐蔽。

  聚灵阵的阵枢,下了数道禁制。是白寒的手笔。

  这种机关他曾见过许多,禁制之下,定是别有洞天。

  察觉到熟悉的气息远去,想来是清虚接到了暗信,会设法拖住白寒半日,宴时迁一道剑气狠狠打在阵枢…

  地下的石室开了,沿阶而下。

  石壁上镶嵌的照明磷石骤然亮了起来。

  没有预想中精心的布置。病弱的美人。

  空旷的石室里,只有一口冰棺。

  宴时迁走的很慢,每一步都似有千斤重。短短几步,像是走了很久。

  终于,他来到冰棺旁。

  冰棺里的人静静躺在那里。

  长如鸦羽的墨发披散在绛紫色的长袍上,虽是闭目展眉,俊美的面容却莫名显出几分邪气。

  不,不能说是一个人。

  麒麟骨、灵犀玉、凤凰翎、浮空花……这些天材地宝,单是一件放在外面都让人为之疯狂,却被白寒一一集来,只为炼这一副傀儡。

  触感是刻骨的冰凉,试着注入一丝灵力,冰棺上骤然红光流转,古怪的符文隐隐浮现其上。瞬间整个石室的灵气都被调动起来,以冰棺为中心,红色符文蔓延而去,从他脚下到两侧石壁,密密麻麻,变幻无穷…此间气氛忽而变得诡异。

  宴时迁隐隐感到整座忘归峰的灵气都在此处汇聚流转…眯起眼仔细看向那变换的符文……

  骤然间瞳孔放大。

  碧落黄泉术!

  他曾在万魔山一处古墓中见过,阙魔老祖耗时百年创立此术,誓要上穷碧落下黄泉,将道侣消散的魂魄重新招回,后术法失败,暴体而亡。此术也因不敬天道被列为至邪的禁术,早就失传千年…

  如何惊骇也不能否认亲眼所见的事实…

  白寒根本不是用这里滋养神魂!

  傀儡术已是邪术,他这些年耗尽心血,竟是想为这傀儡招魂?!

  何其疯狂又何其…让人心如刀割。

  冒天道之韪,不惜干扰轮回,拼上一身道法,怎样的人,怎样的执念,让他牺牲至此…

  那自己呢?在他心里又算什么?

  他怔怔的看着棺中人,忽然就懂了。

  仰面大笑到落下泪来。

  眼尾的朱砂痣殷红灼灼,与他有三分相似。

  原来,当年就是因为这个收下自己?

  这些年的关心爱护,不过是因为,这三分相似罢了。

  怎么能比呢?

  哈,这一身师徒情分,竟也是笑话一场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!”一声厉喝犹如惊雷炸落。

  回头只见白衣剑修站在石室入口处,倾落在他身上的明亮光线,勾勒出绝世风华。

  一如当年,凝神殿初见。

  癫狂之色褪去,笑的极尽温柔,“师尊…”

  手上动作却分毫未滞,狂暴的灵气灌进去,冰棺已隐隐显出裂纹……

  不管这人是谁,我是容不得他。

  白寒的剑气顷刻而至。

  明明是千钧一发的时刻,宴时迁却莫名想起多年前的山洞,那一声孽徒。

  剑气终究没有斩下来,白寒没想杀他,只是想让他收手。

  没有反抗,任由被扣住脉门,然后看见白衣剑修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睛,他想,白寒竟有这种表情,真好看。

  青年细细抚过眼前人的手腕,光滑细腻的触感,比无数个梦境中更真实,此时那里正缚着一条精巧细致的锁链,“师尊真是不小心啊,还是说关心则乱呢…别费力了,这是捆仙锁啊……”

  很快惊怒褪去,那人冷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错误提交】【 推荐本书

热门小说推荐阅读: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